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刘陆陆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专访】女性意识的抽象表现——当代抽象表现主义女画家刘陆陆专访

2017-09-21 16:55:37 来源:雅昌艺术网作者:简妮
A-A+

  她的画“无形”又“有色”……

  她的笔触温浮而又坚定……

  她的“色域”里有种宇宙的魔力……

  刘陆陆,1971年生于上海,当代抽象表现主义女画家。毕业于伦敦艺术大学中央圣马丁学院,2007-2012期间在“新天地”、“梅赛德斯”艺术中心、多伦现代美术馆成功举办《跳动的彩笔》个展。其作品独具鲜明的女性色彩符号和视觉冲击力,吸引了众多国际品牌与其跨界合作。时隔5年,2017年刘陆陆新一系列作品正待完成。这一次,这位女性艺术家如何实现自我突破?她对自己的抽象表现意识又作何解读?

  --特约撰稿人,简妮

  简妮:画家是一个充满自我意识,并且对外部世界异常敏感的群体。在这个群体里抽象表现主义的女性画家更是凤毛麟角。在人们的意识里,国内外女性艺术家作品大多更注重艺术的感性特征,注重直觉的、官能的呈现;作为一名当代抽象表现主义女画家,你最为欣赏哪位当代女艺术家?

  刘陆陆:我一直对美国概念摄影家辛迪·雪曼(Cindy Sherman)的作品情有独钟。她自拍自演摄影作品中的人物,把自己易容变装成空姐、妓女、农民、小丑、贵妇等不同形象,来表达自己的创作主题。摄影对她来说只是一种媒介,她要表达的是她的艺术观念本身,正像她说的不能忍受街头摄影师们挎着相机拍摄雷同的风景和树木。她一直在演绎不同角色尝试和挑战新的诠释方式,她作品的高度个性化无人能够效仿。我觉得她骨子里是真正的艺术家。

  简妮:辛迪·雪曼的“每一件作品都是以一个处在现实文化中的女性角度进行观察的结果”。她常被当作女性主义的讨论议题,虽然她并不自称为女性主义者。很多女艺术家有很强的女性意识和社会批判精神,她们的作品呈现出晦涩,怪诞,压抑的特质,但是观看你的作品并未有相似的体验。

  刘陆陆:每个人作品风格全然不同。艺术媒介和表达途径都不一样,但我们最终要呈现的都是自己的内在形态。我无意去强调“女性特征”和“私密化内在”的外向性表达,我对政治的、历史的大主题也缺乏兴趣,同时我也不希望我的作品被过度地解读,过度解读只会背离创作的原始冲动。在我作品里更多看到的是一种情感的传达,托尔斯泰曾说过“要在心中唤起情感,并用动作,线条,色彩和声音来传达这一种已经存在情感”外在的材料只是在传达已存在的情感。我的创作过程是一个复杂的情感积蓄转变过程,起初是各种欲望、动机或快乐、忧虑等复杂情绪的凝缩、转移和结合,最终却是自发的冲动表现方式。我一直认为女性在感性和直觉上更具优势,我希望我的画作能够有意识地传达情感能量和超意识的想象。

  简妮:什么是你的抽象表现理念?你认同自己被称为抽象表现主义画家吗?

  刘陆陆:在我看来,“一张白纸”也可以被称作“抽象”,只要给它一个定义。比如说“Less is more”,“一切好像都没发生过”,“背景”等等。然而这种没有艺术创造性的、借助文学化外延意义的抽象并非我的抽象表现理念。我所以选择抽象的形式创作,是因为抽象摆脱了具体形象的束缚,使绘画表现愈发自由。点、线、面可以组成抽象,引发的心灵感应及想象更为纯粹而强烈。这就像情爱关系,纯粹精神上的恋爱比物质基础上的恋爱激发分泌更多的多巴胺,让你更有满足和幸福感。

  抽象是我内在精神的外向性表达,我从中获得无以言谕的满足感。当你被放入绝对自由的境地,没有所谓形式和绘画技巧的任何束缚,那张画布给你无限种自由表现的可能,这是一种高难度的创作情境。我试图通过抽象表现这种有机的方式,使内在的艺术精神不断外化。我不排斥目前被称为抽象表现主义,我的创作带有自发性、随机和无意识的成分。但是另一方面,我也不想被过早地打上标签,被定义成任何一种固有派系的画家。我认为“抽象表现主义”在当代是一个被广泛运用的艺术概念,有点儿标签化。在这个标签下的艺术家可能具有抽象表现的某些时代共性,但是他们的个人表达方式和艺术精神是绝不相同的。我一直在不断探索和发展我自己的个人艺术风格形成我自己的符号。

  简妮:抽象表现的自发性对于你和你的作品意味着什么?

  刘陆陆:抽象表现看似随机或无意识,其实是潜意识或内在情绪的外向型表现。我的艺术内在驱动力是非理性的,是受“本我”和“欲力”共同驱动的灵感和直觉的创作过程,但这种情感能量是受我的艺术表现力所控制的,由色彩、笔触、画面结构进行节奏性划分和推进,从而使情感演化出真正的视觉艺术表现力,使观众产生共情。但这一系列画作的概念和想要表达的形态要非常明确,可以说这一系列已产生共鸣。这种感念已不需要更具体的呈现,颜色就是最主要的冲击力,为抽象而抽象,为表现而表现,不会比具象更有意义。

  简妮:是什么激发你创作的灵感并转化为创作的内在驱动力?

  刘陆陆:对我现今的绘画风格及艺术表达形式我是经过反复寻求、探索、试验的,我追求的是一种精神的极致演变以及形成自己一套独特的绘画视觉语言。我认为视觉和听觉是可以互通的。在我的创作过程中,需要非常强烈的外界刺激因素来激发我的大脑皮层,其中和音乐共存是我的一种创作方式。抽象表现和音乐有相似性。音乐是最高级的抽象艺术表现形式,可以促进大脑系统反馈,对于我来说就是转化为视知觉的催化剂。音乐虽然无形,却可以抵达听众的精神层面,音乐对我来说是有色彩的有情感的,音乐中所有源于内在和谐与冲突的节奏和调性,我都可以通过我对色彩和色调的把控表现出来。另方面哲学、希腊神话、宗教也是我一直痴迷的领域,神与神、神与人、人与人的关系,这种悲情式的宿命一直贯穿人类的生存状态,我一直在探索思考人的内在与外在的关系及未来,虽然我的画并不直接表现宗教和哲学主题,但这种潜移默化的精神点滴一直在我画面中有所体现。

  简妮:2012年展出的《跳动的彩笔》系列同时带有追求现世生命价值和游离于外的气息,看似欢快明艳,但其中好像隐含着某种悲情式的矛盾冲突。

  刘陆陆:《跳动的彩笔》灵感来源于我的身边的一捆彩色铅笔,以最简单的彩色铅笔为基本元素变形,并把它幻想成生命体内的彩色细胞,游弋、升腾……我把人看做是水与细胞的浓缩体,在我的绘画意境里水和细胞组成了不同形式的多种色彩个体,你可以看作糖果、宝石、香水瓶、水滴、冰柱等……同时它们又是具有鲜明特性的流动的个体,受挤压的、冲动的、软弱的、鲜明的、膨胀的、漂浮的、性感的、扭曲的、挣扎的……都以饱满炫丽鲜明的形象出现。一个个细胞单体在水中不断地向上游移,追求自由的渴望,永不停歇,及某种宇宙精神的超脱。每个物体具有色彩独立的形状表现形式,作为平面游离于上升或下降空间,画中的强烈鲜明的个体不再是被某种外在的的光源所照亮,光完全来自于色彩个体的本身绚丽。这是我对《跳动的彩笔》的创作感受。

  这个系列隐含着狄俄尼索斯(酒神)的精神和气质,酒神象征着一种巨大的原始的生命力,一种忘我、冲动、迷狂,一种生命“毁灭--创造”的永恒循环。人在酒神精神的支配下,充满着幸福和狂喜,一切原始的冲动都得到解放,而不受任何理性观念和原则的束缚,这是生命力最强烈的感受。

  简妮:你用色干净、明丽,又柔和对比强烈。你认为你的色彩是独一无二,并且是你抽象表现的精髓吗?

  刘陆陆:色彩其实是很神秘和很个性的东西。色彩本身有情感和语言,而且每个人的眼睛看出来的色彩都不会一样,对色彩的喜好与感动都不相同,并且作为女性大脑区域V4控制色彩的领域是最好的,所以这可以看作为一大特色,我认为色彩本身就象一种化学反应,色彩的和谐与冲突化合出第六感,非语汇所能表达。对色彩的天生敏感性和把控力是我个人的艺术天赋。我渲染的色彩关系的也有女性的特殊气质存在,这也是上次个展很多女性观众喜欢我作品的原因。

  简妮:新创作仍然延续了这种个性色彩吗?

  刘陆陆:色彩会有延续,但新系列创作与《跳动的彩笔》系列无论是表现手法还是表现力都截然不同,应该说中间有一个很大的跨越。首先在色彩上,这次我选择了单色系的表现方式,单幅画面在同色系或相近色系的色调中调和变化过渡,目的是让形式愈发简单纯粹,从而使作品彰显更有穿透力的精神特质,让心灵受到强烈的激荡。色彩对我来说就是情感,柠檬黄和紫罗兰依然是我钟爱的颜色,柠檬黄的通透性是其他颜色不能比拟的,具有宗教性、鲜明的视觉效果。紫罗兰往往被人们比作性感的象征,具有浪漫色彩,在整个画系的颜色组合中起到奠基作用。这次我还重点创作了一组蓝色作品,蓝色沉净、深邃、安宁、带点儿神圣的感伤和忧郁,靛蓝和天蓝也是我喜欢的色彩。

  简妮:《跳动的彩笔》系列含有温和、爱做白日梦、享乐型的女性特质,但新系列完全打破了那种旧格局。它们看上去相当有力度,有深度,而且波澜壮阔。感觉新系列气场全开,完全不像一个人们印象中女画家的手笔。

  刘陆陆:我依然在寻求那种跳动、重叠的冲击感,只不过上个系列的那种轻盈被这个系列的裹挟感所取代。上个系列是温情脉脉的,承托着各种美好的欲望和女性幻想。这个系列是波澜起伏的,更像是欲望纠结、挣扎翻滚的海洋。我们生活的外部世界恰如一个载体,我们每个人都象其中一个个游弋的细胞。外部世界有如各种嘈杂声音混合的洪流,或如交响诗,或如打击乐,每个细胞都被卷裹,随波逐流,带着无奈,带着彷徨,甚至带着怨念,然而生命力依然在其中铿锵挣扎,在不断的融汇中前行。在创作的过程中,我沉浸在金属乐里,不断冥想着我们存在的宇宙空间--各种暗物质、能量的互相冲击、爆炸、分裂、再聚合;每种物质的气场和磁场都带有自己单纯、强势的色彩撞击另一种物质,最后求得和谐与平衡。所以这次的画作带有很强的冲击力和爆发力,我相信它们是能冲击你的灵魂的。我每一次下笔的速度、力度和色彩都融入了潜意识的随机性和饱满的情绪,你的目光甚至可以捕捉到我所聆听的音乐的节奏,“窥视”我当时的情绪。所以这样的画作是不能被复制的,连我自己本人都不可能。

  简妮:新系列全是大画幅,在整体把控力和体力上都会有更高的要求,这对女画家来说可是个不小的挑战。

  刘陆陆:抽象表现一贯以大为美。同样一幅作品,大画幅呈现的冲击力及感染度截然不同。创作大画幅需要吸纳你的体力和能量,为了有提高爆发力及画面把控能力,我必须进行高强度健身,练习拳击提高打击力及反应度,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体能的挑战。很多人以为画抽象并不难,因为抽象表现给人误解似乎可以随意涂抹。其实我个人认为“抽象”是油画的最高层面,不仅需要很多外力的元素融入进去激发联想和精神共鸣,而且对画家自身的想象力及能力要求也非常高,需要不断完善本我,并不断保持作画时精神和肉体一直处于亢奋状态才能出好作品,所以没进入状态时只能停下来,其实等待也是创作的一部分,是积蓄能量和思考的过程。

  简妮:当温情和漂浮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坚定与力量,你觉得你作品中女性意识的表现是否不再明确,是否更加抽象而不可识别了?

  刘陆陆:我认为这个时代女性对自身价值的认可以及社会对她们的定义都在改变。她们的视野变得更为宽广,自身变得越来越有能量和觉醒,自我的色彩也更为丰富。我作为一名女性也必然把这种认知的转变演化为潜意识里的表现力。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作品中的女性意识是一种抽象演变,是女性灵魂和气质向两性的合二为一的演变。

  简妮:当今女艺术家的作品出现的并不多,业界很多人认为女艺术家的创作没有持续性,认为她们只是昙花一现。对这种观点你怎么看?

  刘陆陆:我不认同这种观点,我对自己有清晰的认知。外界的这种偏见是对女艺术家的作品解读太少,随着近年来国际艺术界逐步对女性艺术家的重视及关注,这种性别失衡一定会被打破!女性艺术家应该和男性一样获得更多的机会展示自己的作品。我认为自己目前和未来20年正处在黄金创作时期,创作的能量及灵感是会不断涌现,艺术表现力也会继续上升及完善。这条路会我一直走下去,并不是去完成一个使命,而是与生俱来的陪伴一生的一种热爱及创作带来的喜悦。我希望能不断涌现艺术想象力和创造力并且能创造一个奇迹!

  简妮:期待你的新作能早日呈现!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刘陆陆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